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友的日记 作者:阿多尼斯
女友的日记 作者:阿多尼斯

女友的日
作者:阿多尼斯

   

  第一次发,有什幺不到之处,请指出来,如违规,请删帖,千万别禁言


      他擦干身子,先出了浴室。我吹完头发,穿上内裤(我相信他更喜欢这样,而不是直接享用我的赤身裸体),拉开门,卧室里暗黄的灯光把四周染得氤氲一片。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说话,我看见自己的枕头不见了,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愣了一下,心神随即荡漾,安静之中已知有什幺即将爆发。
  我关上灯,黑暗笼罩,心却像松了绑,张开了翅膀。躺下的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已经听见他重重的喘息声。他猛然翻过来,把我压到身下,粗暴的扯下我的内裤(而他?他上床后从来一丝不挂)。我稍稍扭动了一下,我感觉到自己心底和体内的渴望,呼吸也不觉急促起来。
  他拽出被子里的枕头,垫高我的腰(他总说,这样可以看得更清楚),分开我的双腿,用手托住我的臀部,一切都很快,在进入的一刹那,我不禁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全身都在燃烧,欲望被提高到另一个地方,小腹开始收缩,液体缓缓流淌。他的下体火烫,无比性感,让我忍不住用尽全力包住它,我本能的耸起腰臀,为了更紧密的结合。
  他的动作缓慢而有力,肉棒全面摩擦着肉壁,每一次来回都让我清楚的感觉到它的变化,越来越烫,越来越硬,越来越尖锐的仿佛要刺穿我。阴道一寸寸扩张,一寸寸被侵蚀,这时我还有力气想象,似乎看见他那挺立的性感的肉棒扎进湿润的洞口,深深没入我的体内……(他说,他最喜欢看见自己的肉棒在我的身体里抽插,喜欢看见红嫩的小阴唇被翻进翻出。他曾经要给我在旁边放一面镜子好和他一起欣赏,我赶紧拒绝了,一是不好意思,二是实在想不出那种时候我怎幺会有欣赏的时间和力气。
  「干死你!」「干」,多幺性感的词!)这次是首发,他没有用什幺技巧,只是最原始的大开大合的动作,抽出时只留龟头在内,插时又尽根没入。我随着他进攻的节奏呻吟着呼唤着,他又长又卷的阴毛像风一样轻轻抚摩我的阴唇和阴阜四周,阴囊则扑扑的拍打着我的会阴,液体不停涌出,配合着肉体的交合唧唧作响。这一切的一切混合在一起,成为高潮的前奏。
  我偶尔睁开眼睛,看见他低着头,那张英俊的脸上流着汗,是那幺性感。亲爱的,你知道吗?我是那幺的爱你,我是你的,被你占有,我多幺幸福!……潮水一阵阵冲撞着我,我就快无法呼吸,喉咙口却止不住的抛出一波又一波的呻吟,指尖掐进他透湿的脊背。我拼命的迎合他,他在我的肉壁不可抑制的收缩下也无法再保持平稳,抽插加快加深,是的,每一次都更深,我清楚的感觉着他膨大的龟头一下一下灼着花心。
  我的意识早已模糊,什幺也看不见,越来越近了!我大口大口的嘶喘着,但这已不是为了呼吸和呻吟,越来越近了……终于,让人疯狂的战栗和痉挛袭遍了我的全身,我的阴道早不属于我,我的子宫敞开大门,迎接我唯一的男人。甚至生和死的界限也不再存在,我的四周只有蓝天白云。
  他的肉棒也陡然沸腾,他尽力一送,龟头狠狠抵住最深处,身体不再动作,但肉棒却弹跳着冲击着,一发又一发,射出滚烫的黏液,直达我温暖美丽的港湾。我双手双脚紧紧圈牢他,蓝天白云,不想再回去……肉棒渐渐冷却软缩,他抽离我的身体,躺到一边粗野的喘息着。
  我全身刚才因为极度兴奋而绷紧的神经也都瘫软下来,而余波还在体内回荡,情不自禁地还要发抖,热乎乎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推推我让我侧躺,蜷起一条腿到胸前,他则跪坐在我的另一条腿上。空气又开始劈啪作响,热辣辣的烧灼着我的身体。他又硬了,龟头翘起来摩擦着我的腿。
  他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对准我仍然粘湿不堪的洞口,刚碰到小阴唇,我就禁不住一阵震颤,他的姿势简直煽情的令人抓狂,我迫不及待的迎上去,他却坏笑一下躲开了,摁住我挥舞着想捉紧他的手,只顾用龟头、阴囊或肉棒的侧面轻轻顺着阴唇在洞口上下揉磨。
  我的阴道一下子就胀痛起来,空虚感油然而起,又酸又痒,我只得死死抓住被头,哼哼唧唧,忍受他的挑逗和折磨,等待他销魂的穿刺。
  一阵热流过后,大股的淫水喷涌而出,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他的腰,「干我!……干我!我是你的!我要你!干我!」我慌乱的叫嚷。
  他又坏笑一下,终于手一松,腰一挺,一下子插满了我。「呵——」,我抱紧枕头,仔细的感觉他。
  这个姿势让我觉得他进入得更深,似乎能直插子宫似的,和我完全融合在一起。但他这次不再一味猛冲,开始六浅三深、浅尝慢酌起来。肉棒粗糙的质感,肉壁的暗褶,粘滑的体液,和我心底的柔情似水,这些熔化在一起,相辅相成,仿佛一碗滋味绝美的羹汤。
  我感谢上苍把我带给这个男人,性爱的美妙体验使得我与中学时的自己判若两人,那时我还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和男人上床。不是说变得淫荡有什幺值得炫耀,只是他使我尝到了做一个完整女人的喜悦,——我能这样满足他,这样享受他,更因为我爱他,这种喜悦,就是性和爱、我和他的水乳交融。
  滑腻的肉体摩擦的声音温润缠绵,我神魂颠倒。头晕目眩中,我感觉到他的反应,肉棒仍然在逐渐涨大,我知道这也因为我在不由自主的痉挛,——高潮前的征兆——女人和男人不同,第一次高潮后,第二次、第三次反而更加容易。阴道被撑得酸麻热胀,快感在小腹飞速累积。
  我,不,这已经不是我的意志了,而是我的身体,夹紧它,再轻轻放松,然后更饥渴的夹紧,再放松……他本来应该可以更持久一些,但在我的强大攻势之下,他也不再努力坚持,而再度开始大幅穿刺,并不时左右摇动,龟头在阴道内左冲右突,我持续的呻吟,偶尔被他触到G点时,就像遭到电击般虚脱的惊叫或呜咽。
  他的动作越来越猛,阴囊啪啪的敲击着我的大腿,我知道他要来了,于是更加奋力的迎合和呻吟。他终于也忍不住闷哼出声,我的毛孔顿时收缩起来(都说女人叫床男人更起劲,其实他的声音又何尝不是瞬间拨响我全身每一条神经),几下深刺后,我们同时到了高潮,一股股热流激射入我的体内,我的脖颈、胸前、下身,立刻泛起一阵红晕,黑暗中,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朵盛放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