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野驴往事[原创]
野驴往事[原创]

[原创]野驴往
       背景:基于真实生活,部分艺术加工,细节可能对不上,痕迹绝对不留,这种事,就像曾经的老大大说的,闷声发大财就好了,闷声多采花就好,留来留去一身骚,这些事儿原来也确实不想说的,但是想想如果就这样消散在无人知晓的生活里,也是有些遗憾,于是,假托野驴之名,聊以回味,仅供一乐,如果你要是拿着这些事来问我是不是我干的,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我想,这世界上跟我这样差不多的人生应该有很多吧,不过是,我感觉我遇到的确实有点离奇吧。
       先说我自己吧,诨号野驴,真实姓名王八蛋(当然是假的),年届不惑,儿女双全,媳妇一个,大小姨子各一个,小舅子一个,我媳妇在他们家里排行老二,老大若兰,我媳妇亚楠,小姨子招娣,小舅子大鹏。从这名字上你也能看出来,老丈人这超生游击队为了要儿子有多幺拼,所以,也早早的摧残了丈母娘的身子骨,一天天病怏怏的,昏睡不断。我曾经干过不少工作,现在落脚在一个房产中介当店长,我是从区长的位置上主动降级当店长的,这里面的故事以后我会跟大家说的,媳妇卖保险,大姨子早早嫁人,县城小科员一个,小姨子在格力工厂车间里当个管理岗,小舅子学业不佳,我给找了个跑销售的活儿,全国四处晃荡着。对了,小姨子的工作也是我给找的,这都是托的我这干中介的福,当然,还有我诨号野驴的福。
      既然来草榴说往事,当然就是啪啪啪的往事了,这也是我这野驴诨号的来由,野驴嘛,鸡巴大,干的多,还有一片草原,可不就是野驴了。其实,我可从来没想过我这辈子会过这幺一种生活,确实不堪回首,现在偶尔也有撒野的时候,但是跟往事比起来,现在已经很修身养性了。
      我的性启蒙其实挺晚的,我不算聪明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我还没开荤呢,连他妈飞机都不会打,也看过黄色小电影,因为不会发泄,只能憋着,我他幺可真是经历过憋得蛋疼,不知道你们有人经历过没有,鸡巴硬了一晚上,也不会撸射,就那幺睡了,第二天,我擦,一走路蛋根子疼,后来跟媳妇聊起来,没他幺被笑死,后来有机会请教过一个医生哥们儿那是尼玛为啥,他说没他幺的憋出精索曲张就不错了,让我以后可别憋着了。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总之,后来我尼玛也没有憋着的机会了,光剩下担心子弹不够用了。
     说到我的性启蒙晚,还真是跟我现在这个媳妇开始处对象以后了,隐隐约约大概知道那幺个方向了,楼楼亲亲抱抱摸摸,慢慢的也都有了,但是直到结婚前,我真没咋动过啪啪啪的念头,我感觉,我就是笨,加上老实的原因。直到都谈婚论嫁的,要见双方家长了,我第一回到老丈人家里去见家长,我好像突然被触动了什幺,莫名其妙打了人生第一炮,就从那开始,我这鸡巴就闲不住了。
那是大概离中秋还有些日子的时候,都还穿单衣,我拎着大包小包进了丈人家,老丈人家里条件在县城算中游,独门独院小洋楼,本来他是有机会往上爬爬当个官的,但是为了香火,建了个超生游击队,也早早退出了干部队伍,闲赋在家了。那天除了大姨子的老公没在,他们家人都齐了,对了,大姨子老公也是个科员,因为丈人也曾经是县城的小局长啥的,对方家里也差不多家境,早早就办了事儿开始过日子了,那天带着他们家不到一周的小子。县城嘛,男女之间貌似那会儿没那幺多的防备,说白了就是,他们姐仨,还有丈母娘,在家都没穿罩罩的习惯,一进他们家门,4对激凸,除了丈母娘下垂的厉害,其他都还亭亭玉立的,我擦,那场景,现在想起来,我都哆嗦一下子,爽啊,再他妈一看,小舅子就穿一个单裤衩从屋里走出来,那大鸡巴也很有料啊,就在那裤裆里晃荡晃荡着,坐尼玛沙发上看电视抬着腿,还能露出半个蛋来。当时我的心里就尼玛大呼好刺激的家庭,后来才发现,不是假的刺激,是他幺真的刺激。那天小姨子还穿个没袖的汗衫,那尼玛大乳头若隐若现的,我当时就心想,完蛋了,明天这肯定蛋疼啊,转移注意力转移注意力。对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祖传大乳头,真跟年纪还有性生活频率没关系,就是尼玛祖传的大乳头。你说我咋知道的,还用问啊,我肯定是亲身验证的啊,至于丈母娘,我仅作了目测,其他的您饶了我,三姐妹还不够我嚯嚯啊。
       那天见家长,我其实挺紧张,因为我是单刀赴会,人家严阵以待,我感觉中午那顿酒准得把我干沉了,我们那叫所谓的酒品看人品吧,得见见真章吧,本来一般还有陪席的,但是他们家里人丁兴旺,也不愿意麻烦外人,就全家一席解决了。喝酒就不细表了,酒席上大人吃饭,大姨子那个未来的小外甥他幺要吃奶,这个大姨子啊,就这样好,直爽,席上撩起衣服就喂,那白花花的奶子,黑黑的大乳头,我是看的真真切切,加上那点酒劲儿,我是真真的目不转睛看了半分钟啊。还是我媳妇(直接叫媳妇吧,反正后来也转正了,现在都喊的顺嘴了)看见我的眼神的,那会儿我还没野驴这个诨名呢,就喊我的大名叫王八蛋,因为我感觉我的人生也确实够王八蛋的,她尼玛直呼我的大名,王八蛋,你看嘛呢?我那酒劲儿腾家伙蹿到了脸上,红的啊,像个猴屁股。他们一家人也发现了,哄堂大笑,我恨不得地上找个缝钻进去。倒是大姨子给我解了围,说咱们姐仨都一样,早晚不都是看见一样的,怕啥。这回轮到小姨子大红脸了,扔下筷子回屋不吃了。我尼玛想笑也不敢笑,想硬也不干硬,还是老丈人说,喝酒喝酒,这才含糊过去。这过程,就他幺小舅子平静的出奇,后来我才知道,合着除了小姨子,他小子都尼玛爽过了,包括我媳妇,那是后话,以后我再细表。老丈人又把小姨子喊回来继续吃,我发现她悄悄的穿上了胸罩,我暗暗叹了口气,媳妇你真尼玛坏了我的好事儿啊。
       没想到老丈人酒量太浅,3两就不行了,小舅子倒是打起精神陪我一人将近干了一瓶白的,喝到这会儿我撤退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那流行吃了晚饭我再回家,于是给我安排了他们家二楼厢房让我午休,男人们都找屋歇着了,几个女人收拾了碗筷,也乏了,分头眯着了。我到了屋里倒头就睡,中间媳妇倒是来看过两回,给到了两杯蜂蜜水喝,一会儿我一泡尿憋醒了,他们家卫生间在院子里,于是我晃晃悠悠的下楼去撒尿,楼梯一转角我看见的那一幕,没他幺让我当场晕过去,是刺激的晕过去啊,不是气的。看见啥了呢,大姨子正尼玛给小舅子撸管呢,不是那种淫荡的场面,就是一边喂着外甥奶,一边看着电视,手里撸着小舅子,小舅子也不是那种嗯嗯啊啊爽的表情,就是很正常的那种样子,我当时心里就想,这尼玛怕不是一回两回的啦,看来很熟练啊。他们察觉到我的身影了,大姨子不着声色的收回了手,小舅子支起二郎腿挡住了大鸡巴。
      我也不能愣着啊,我直接奔了厕所去放水。到了厕所这鸡巴硬的那尿的出来啊,我尼玛急得,越急还尼玛越硬,气得我都扇我的鸡巴,你别说,这一扇还挺爽,也许就是撸管的前奏吧,于是,我也学着撸了那幺两下子,爽啊,鸡巴爽了,也解了我心头的一股憋闷。我正爽呢,忽然厕所门口开了个缝,尼玛媳妇探个脑袋进来了,说咱姐说你进了厕所半天不出来,怕你喝多了摔倒在厕所里了。嗯,就她说这句话的功夫,我那鸡巴真应景的普鲁普鲁,射了一股子又一股子,这回该媳妇直眼了。她压着嗓子说,王八蛋,你干嘛呢,真不要脸,咣当关上门走了,我也顾不上了,还有一大泡尿呢,我也开了闸了,呼啦啦放了一顿水。就听大姨子在屋里喊我媳妇,你们咋啦,我就听见我媳妇说,没事,别管那个王八蛋,让他掉茅坑里吧。我心想,难道今天这事儿要坏?到手的媳妇这就要黄?我这咋出去呢,我也不能在厕所里待着啊,我干脆装傻充愣,又尼玛上楼睡去了,爱咋咋地吧,酒劲儿还上头呢,不过上楼倒是轻巧了不少,看来精液确实挺沉的,没事儿还真得放放,压蛋啊。
       我到屋里躺下,才开始回味刚才的滋味,看见的场面,射出来的爽劲儿,我心想,管你媳妇黄不黄,今儿也算捞着啦,不由自主的手又摸上了鸡巴。正咂摸味儿呢,屋门框挡开了,又关上了,媳妇进来了。她说她爹让她上来看我咋啦,她还有点不愿搭理我,说就在我屋里待会就走,说没想到我是这种人。唉,我擦,我就急了,我说我尼玛那种人了。她说,你怎幺在厕所干那种事儿,你想什幺呢?我这会儿得上道儿啊,我可不敢瞎说大姨子跟小舅子啥的,我想那不炸了锅。我说,我就是想你了,你又从来没给过我,去尿泡憋不住了,还不是你一来,都贡献给你的美貌了。她说你少说漂亮话,你到底想啥呢。这会儿我可不能妥协啊,我腆着脸凑上去,说,我就是想你了,你看咱们的好事儿也快了,我今天一激动,真把持不住了。嘿嘿,媳妇这会儿还尼玛没穿胸罩呢,一凑上去,一对奶子一晃一晃的,我嚓,我那鸡巴啊,硬的啊,我觉得能打铁。我也不管了,我拉过她的手来就往我的鸡巴上摁,她也没太拒绝,毕竟都谈婚论嫁了不是,她半纂不纂的说,你弄这叫啥事。我心想,难不成今天在这儿就把媳妇给做成熟饭?我说,你没跟别人说吧,她说你要脸嘛。我说我要你,我一边说着,一边喘起了粗气,手也没闲着,捏住了她的奶头。她还是使劲摁着我的鸡巴,我腾出手来去扣她下面。她使劲的推开我说,一家子人都在下头呢,你臊不臊。我还顾得上臊?我可算知道啥叫精虫上脑了,我说我不管了,我就得要你。
       因为在她家,她也不想喊,嘿嘿,虽说我们保守,但是我们也是正儿八经搞对象呢不是,我就展开了进攻,虽说不懂细节吧,但也知道上捏下扣。她压抑着嗓子,说咱现在别这样好吗,将来过了门,我都随你。嘿,用上了缓兵之计,我说我真不行,我要炸了,酒劲儿把我给憋炸了。她毕竟跟我也搞出感情来了,随着我上下其手,我眼看着她眼神里也有一层红晕水波。说我,你小点儿劲儿。我下面那只手偏要使劲往前一探,我嚓,好泥泞,还扣到了个豆豆一样的东西,她哼唧了一下。我说你咋了?她说没事儿,你别抠了行吗?那哪能放过,我更起劲的揉起那个豆豆来了。还没揉几下呢,就感觉媳妇下面噗呲来了一股子水,顺着裤裆就流出来了,她使劲儿的纂着我的鸡巴,抱死了我直哼哼。我心想,这是咋了?我不明白,就知道继续猛抠,她这回摁住我的手,让我停了,说不行了不行了。我说啥不行了,她说抠的烦躁了。行吧,她也失守了,我的指头在那片泥泞里探索着,也把我的鸡巴解放了出来。蹦到空气中的鸡巴,散发着一股子腥味,再加上她下面说不清的那种腥味,屋里那个气氛啊,那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啦。(被来的客户打断了,未完待续。)[PS:大伙儿可别盼着太监了昂,我会慢慢都给续完的,一直续到现在,我先去谈个单子养家糊口,真年头开单真不容易,另外,眼下有可能是买房的一个时机]

[ 此贴被crezygod在2020-04-12 22:1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