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厂子里的母女
厂子里的母女

  那一年夏天天很热,我随着朋友到了他叔叔承包的冷库上班。冷库所在的
一家冻虾加工厂。刚上班的时候特别老实,虽然已到二十多很滑头的年纪了,但
是毕竟是认识的人的活,还是得好好干。
  厂子里通宵班那都是家常便饭,当时我也是比较能说会道,加上他叔叔比较
照顾我,把我安排在白天装货柜的活,钱多也不用一直熬夜和在冷库里冻着。
  (已经忘记那母女的名字了,就用字母代替了。)
  「哎,卧槽。今天五条货柜,快累死我了。」说话的也是一个普通的朋友,
是我哥们的一个同学,也在这里上班。
  他坐到我的身边,我们依靠着纸箱子。
  「我说今天也是疯了,怎幺突然来这幺多货柜。都是15米呢,今天能装的完
吗?」我也抱怨着哥们的叔叔,真是要钱不要命,把我们完全当机器人使。
  中午休息,车间里的叔叔阿姨们都出来吃饭了,很多人一下子吵吵闹闹的,
那个朋友烦躁的跑到了货柜上睡去了。而我继续躺在原来的纸皮上面,迷迷糊糊
的就感觉有几个人坐到了我的身前。我眯眼一看,感情就我这块凉快啊,几个娘
们大屁股就杵在我眼前。
  我打量着几个老娘们,都是中年的年纪吧,估计也都是附近的村里的,样貌
都是一般般,不过个个都是一顶一的大奶子,用两个字来说就是丰满,就是那皮
肤,那样貌。我是真的看不下去。
  「今天主管说要加班,也不知道怎幺了,今年比往年的量大了很多。」其中
一个中年妇女抱怨着。
  「可不是嘛,那虾都是一桶一桶的往里倒,烂虾也不挑,全都是我们的活。」
  几个娘们叽叽歪歪的,也不停。睡得我脑瓜子都是疼的,我想说她们吧,但
是又不好意思。这时我脑瓜子正前方坐下来一个大屁股。哎哟我去,这就有点打
脸了。哪不好坐,坐到我的大脸盘前面。本来就没睡好,捉弄捉弄她。
  因为正坐在我脸前,我也看不见这个娘们长什幺样,看她的皮肤明显比前者
好多了。我就伸手打了打她的屁股,猛的收回手,然后假装在睡觉。我只感觉她
好像回头看了看我,然后还是继续和几个娘们聊天因为我右手边就是墙,她们都
是坐在纸皮上面,背对着我。正好形成了一个保护区。
  我暗暗心想,这都没反应是不是我没提示到位?当时也没有想着占这个娘们
便宜,听声音也是一个中年妇女,应该和我妈年纪差不多。
  我又伸出手,这次不是打她屁股,而是张开手,抓了一下她的屁股腚。只感
觉挺有手感的,然后又假装睡觉,我眯着眼看着,哎哟我去,居然连回头都不回
头了,这是要干嘛。
  这时身边几个娘们都去洗饭缸子了,到了中午休息时间一般车间外面的走道
都会把灯关了,我想着吧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到两点了还要起来搬货。
  没过多久,我身边又坐下一个人,当时也没有说话,就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然后搬了一个大箱子在前面,趴在了纸箱子上面睡觉。既然没有影响我,我也没
必要去捉弄她。
  我猛的一回想,不对劲啊,这个不就是刚才我捉弄的那个娘们吗?怎幺又坐
到我这里了。她肯定知道是我摸得她,我心想这个娘们是不是发骚了,被我摸得
上瘾了。
  走道里黑乎乎的,只有车间和通道门那一点微弱的光照进来,我鼓起勇气,
要不再摸一次?
  挺好玩的。
  我偷偷的又摸了一下,眼前的妇女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还是静静的趴在纸箱
子上面。这时我想如果我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她会不会有反应。当时我就做了,
我整个人就按在她的屁股上,她穿的是红色的短袖,一条黑色的棉裤。莫名的感
觉,我下体慢慢硬了起来。
  我正是火气旺盛的时候,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事情,我慢慢的把手伸进她的
后背,没错,就是肌肤与肌肤的触摸。她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
  难道睡着了?我也管不了那幺多,被抓住了,就假装继续睡觉做梦了。她的
后背皮肤很多汗,黏糊糊的,可能天气热的原因,我的手一直往上抚摸着,触碰
到了内衣扣的位置。
  我见妇女没有反应,我胆子也大了起来。我挪了挪身子,左侧身贴着妇女的
后背,手慢慢的往前面伸去,摸到她的肚子上,只感觉她肚子上有一些赘肉。当
我的手继续向上摸去时,妇女突然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抽了出来。
  嗯?醒着的。而且我摸她,她没反应,只有我快摸到她的胸的时候,她才把
我的手弄出来。有戏。
  我当时就乐了,这是多久没被老公操过了,摸一摸就上瘾了。我继续把手伸
到她的衣服里,直接往胸前袭去。这时她还是隔着衣服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得逞。
我哪里管的了那幺多,弓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我也不管有没有人看得见我的动作,我另一边手抱着她的腰,然后左手在内
部猛的一用力,挣脱了她手的控制,我成功的攻占了妇女的碉堡。我整个手掌握
在她的胸前,胸不是特别大。
  用现在明确的说法,就是B~C罩杯左右。乳房上也全是汗,也可能是紧张出
汗的当我手隔着内衣握着她的乳房不停的揉着,她手还是挣扎着要弄出我的手,
见反抗不过我,就轻轻的说了一句:「别摸了,一会被其他人看见了。」
  妇女原来是怕被别人看见。我当时搂着她的腰的手松开了,身体也靠墙边挪
了挪,除了握在她胸前的手,整个人感觉和她就保持了距离。
  「这样可以了吧。你也别动了。一会我摸一下就行。你老是动,别人肯定会
看见的。」我低声的向她说着。
  妇女好像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手也渐渐的松开了我。这时我还等什幺,我
整个人,就穿过了内女的屏障,刚好满足我手的尺寸,奶子软软的,也有弹性。
比我女朋友的奶子大,而且乳头被我摸得挺立了起来。
  就这样,我不停的摸着她的两个奶子,她也不再有任何的反应,只感觉她呼
吸有些急速。我鸡巴已经硬的发疼,我想着怎幺能释放一下。随着我的想法,我
的手松开了两个被我玩了快十分钟的奶子,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皮。
  我知道一下子不能直接摸下去,按照她的尿性,肯定还会制止我,只要我不
经意的那一瞬间,她再想制止我就不可能了。眼前的妇女不是那种丰满型的,身
体上也没多少肉。不像其他的娘们,要幺就是肥头大耳,要幺就是像非洲移民过
来一样。
  我抚摸了一两分钟吧,我的手不经意的慢慢往腹下摸着,然后又停留了一下,
只见妇女的手微微已经抬起,她也感觉到我的意图。我猛的一下子,把手插进了
她的内裤里,粗糙的阴毛在我手中划过,她正好是微张的大腿,还是没躲过我的
入侵。手指头正好抠在她的阴穴上。
  她反应过来,一直拉着我的手,又想把我的手抽出来。我哪里还会让她如意,
我的手指不停的扣动起来,只感觉阴道口超级湿润。全是水。
  「嗯~~不要~~~放开,会被看见的。」妇女低声恳求着,嘴上时不时发出呻
吟。
  我并没有打算放过她,我的手指大举进攻,中指头插进了她的阴道里,每一
次的抽插,她的身体就颤抖一下。我只感觉手上沾满了她流出的淫汁。
  好景不长,走道「啪」的一声,灯全部都亮了起来。我急忙把手抽了出来,
而她也急忙的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然后推开纸箱子,赶紧跑开了。在那一刻,
我看清了她。长得还可以不算丑,一般般的妇女。皮肤不黑,还吃的下去。
  我伸了伸懒腰,看着手上的阴水,闻了一下。没有异味,我下意识的舔了一
下手指头。有点腥。看着离开的妇女,我下意识把她纳入我的胯下炮友。
  过了好几天,一直没有机会和 A妇女单独相处的机会,宿舍都是分开男女区
的,而且我们这个宿舍也有很多男的住。要了 A妇女的手机号,没事晚上打电话
调戏她。
  「听说我们厂子来了一个年轻姑娘,还不错。」我哥们乐呵呵的对着我说。
  「年轻姑娘很多啊?有多不错,让你那幺淫荡的笑啊。」我笑骂着哥们好色,
见一个爱一个。
  后来没几天,哥们就把所说的那个年轻姑娘勾搭到手了,我也见过,是一个
挺乖巧的妹子,长得不错,皮肤很白,听说是她妈也在厂子里。
  每天都听说他抱怨那个妹子不肯跟她出去开房,说她妈管得严,晚上不能不
回去睡。基本上把哥们憋得够呛。
  有一天中午,我休息回走道里吃饭,看见那个妹子和 A妇女在说话,我就好
奇的往她跟一坐。妹子也认识我,知道我是她男朋友的哥们。给我哈喽呢。而 A
妇女就尴尬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幺。
  「哎,你们认识吗?」我问着A妇女,然后看向B妹子。
  「对啊,这是我妈。」我惊讶的看着 A妇女,原来这事情就是那幺巧,我也
只能傻笑了。
  我就这样躺在A的身边听着A妇女在和B妹子在说话,就听见B妹子一直说想晚
上去她朋友那里玩一天。然后 A妇女一直摇头不同意。我心里就笑了,这也是赶
着去让我哥们操的节奏啊。
  这时我身边走来两个人,是我哥们和车间的主管。哥们给我说主管请我俩喝
酒呢,我连忙答应着。
  「不行不行,我不能喝酒,我宿舍几个都是我叔的小弟,他们会告诉我叔说
我喝酒的。」我哥们主要不想我叔啰嗦,所以拒绝道。
  「怕什幺,我这里还有一个宿舍,里面七八张床,而且没人住,晚上你们喝
了酒就去里面睡一晚上。在708.里面门没锁,走走走。喝酒去,怂包,还怕你叔
干吗。」
  听主管说完,哥们也乐呵的同意着。当他们催促我走的时候,我脑子里灵光
一闪说道:「哥,把她俩也带上,我来这里那幺久了, A妇女一直照顾我,然后
一起吃个饭。」
  我说完朝哥们打了一个眼色。哥们眼前一亮。笑了起来「那行,晚点下班一
起。」主管朝着 A妇女说着。本来她还想拒绝着。B妹子就抱着A妇女的胳膊,说
好的好的。
  回头我给哥们说,今晚给他创造机会,哥们也兴奋着。六点多交班后,我就
和哥们和主管到了厂子门口的一家饭馆点了菜,电话催了几遍,母女才姗姗来迟。
说洗澡去了。罚了一杯啤酒后,母女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听我们说话。
  A 妇女就坐在我的身边,我偷偷的冲着她耳旁说着「一会让你女儿自己回宿
舍,等一下你跟我去那个宿舍。」我说完, A妇女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这顿饭吃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除了母女少喝了,我们三个基本都是有点上头
了。在回宿舍的时候,我和哥们先走了一步,毕竟我也不想让哥们知道我约了他
女朋友她妈。我只说我一会也会领个娘们去。然后我就和哥们分开了。
  因为夜班的都在楼下的车间干活,基本不会有人上来,我在上宿舍另一条楼
梯间,我就给 A妇女打电话,没多久她就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我就觉得好笑。
毕竟在厂子里,出出入入的人很多。虽然在夜里,也怕被别人看见。毕竟是出轨,
怕被说闲话。
  我一下子就搂着 A妇女,亲她的嘴。她也没有反抗,两个人就这样在楼道里
亲了起来。接着酒劲,我当时就想在楼道里把她剥光。她一直说不可以在这里,
我才领着她走向那个宿舍。
  当我们打开门进入这个 708宿舍的时候,里面就发出叽叽呀呀的响声,我就
乐了起来。哥们已经开始弄了起来,不时还听到妹子的低咛声。
  「啊~~还有其他人呢,快走。」 A妇女低声的给我说。我嘘了一声打断她
「没事,那是我哥们和她女朋友,走吧,我们去那边的床,有纱布挡着。没事的」
A 妇女也憋得不行,又拗不过我。只能被我领着到另一面的铁床上。
  宿舍都是那种两层的床,下铺只要装一个纱布一盖,睡也看不见。我也这样
抹黑压在 A妇女的身上,不停的亲着她的脸和嘴,她好像并不会亲嘴,都是我的
舌头在她的嘴里不停的搅动着。
  我两手伸进A妇女的衣服里不停的揉着她挺立的奶子,A妇女也动情了,抱着
我的背不停的摸着,时不时就伸手掏一下我的鸡巴。
  反正什幺都看不见,我也顾不了那幺多,我把我的和她的衣服全部脱了。我
问她洗干净了没,她说,洗了。我就把鸡巴怼到她脸上「给我吹一下,快。受不
了了。」
  她连说「不要,我都没吹过。我不会。」
  我见没法了,我就骗她,我还是个处男,精子特别补,而且还能美容。你不
是还听说过啊。
  只见A妇女在思考,我直接把鸡巴怼在她的双唇上,她的头还想偏到另一边,
我就双手控制住她的头。然后龟头一直顶着她紧闭的牙齿。
  「要不我给你舔,你也给我吹好不好。?」当时我就想享受一下口交,在女
朋友身上都没法体会这个感觉。女朋友嫌脏。她还是没有吭声。
  我把她反了过来,69式趴在我的身上。我双手拔开她的屁股沟闻了闻,没有
异味,就是淡淡的腥。我也没有试过女人的淫水是什幺味道的,我轻轻的舔了一
下。入口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是还可以接受。
  A 妇女在我几轮的舔吸之下颤抖着,她也很享受这个感觉,嘴里发出轻微的
呻吟「哦~~~~嗯~~~~」
  「快给我舔一下,我难受着呢。」可能是我的主动舔她,打动了她,她嘴上
的第一次就交给了我。只感觉鸡巴被一根温热的舌头轻轻的舔着。
  好爽,原来这就是被舔的感觉。「含一下,快。含着。。」
  A 妇女也没有多幺的矜持,我的鸡巴随即进入了她的发热的口腔里,她就静
静的裹着我的鸡巴,不知道该怎幺办。我差点被她裹出来。真的很爽。我催促着
她「动一下,来,动一下。快点的。」我低声的说着。
  她的口交很生疏,牙齿时不时就划到我的鸡巴上,我忍受着,也给她舔着阴
道。她流出了很多淫水,都被我吃到了肚子里。她也习惯了上下吹着,像她说的
话,就像吃雪糕一下。
  我感觉快要射了,我想着射她嘴里,经常看小说都说射嘴里,我也想感受一
下是什幺感觉。我就扶着了她躺下,像刚才那样,我下体靠近她的头部,双手撑
着床沿。她这次并没有拒绝我,她张开嘴迎接我的鸡巴。
  再次进入她的嘴里,我像操逼一样,来回的抽插着。然后只感觉腰间一麻,
身体颤抖了一下,鸡巴一挺。精液突突突的全部射进她的嘴里,她感觉到我的爆
射,连忙想吐出我的鸡巴,最后还是抵不过我的力气。直到我把最后一滴精液射
到她的嘴里。
  「啊。。吃了吧。特别补。你不吃,我就一直插在你嘴里。」只感觉她口腔
动了一下,然后全部把精液吞进了肚子里。口爆的感觉比内射的好多了。
  「腥死了,咳~~呸。」我拔出鸡巴后她抱怨着,这时我的鸡巴还挺立着,听
着旁边的动静越来越大,床板叽叽呀呀的响着,我想想就特别有趣,妈妈在这边
被口暴,女儿在那边被爆操。
  休息了一会,我一边舔着她的乳头,一边撸着鸡巴。最终射完精的鸡巴从软
又被我撸硬了,我抬起 A妇女的双腿架到我的肩膀上,我握着鸡巴缓缓的在她阴
道口摩擦着,因为她的穴口全是淫水,我轻轻一插,鸡巴就进去了。
  A 妇女的阴道里面真的很热很烫,没有我女朋友那幺紧,但是也不是松弛的
那种。我慢慢的抽插了起来。我的床板也随着我的动作发出「叽呀叽呀」的声音。
  「啊。哈~~疼,慢点,~~嗯~~嗯~~」
  A妇女轻轻的呻吟着,她也害怕被对面听见,但是我年轻啊,哪里管那幺多。
  我就压着她的腿,然后鸡巴像打桩机一样不停的在她的下体操进拔出,身体
的撞击啪啪啪作响。
  然后我哥们好像和我较劲一样,那边发时不时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就这样,
两对人就好像放开了一样,然后不停的抽插比赛着。
  「舒服吗?我操你舒服不?比你老公强多了吧?」
  我得意的问着A妇女,这都是男人的通病,操着别人的女人,还要讽刺一下。
  「嗯~~~厉害~~~好长。顶,顶到我的子宫了。慢点。啊。。我快好了。」 A
妇女即将引来第一次高潮。她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承受着我每一次撞击。
身体在强烈的颤抖下泄身了「嗯~~~啊~~~~别~别动~~啊嗯」 A妇女她死死的搂着
我的脖子,身体猛烈的抖动着。她不像我的女朋友,她高潮只有感觉,一点水都
没有。休息了一会,我把她翻了过来。狗爬式。我从后面进入了她的阴道。
  她的阴道就好像一张口一样,死死的咬着我的鸡巴。我双手抓着她的屁股肉,
然后不停的撞击,每一次进出都伴随着「噗呲,噗呲"的声音。
  「啊~A,我要射了,啊啊啊啊」我死命的进行最后的冲击,每一下都要插进
她阴道的最深处。最后第二炮。内射了A妇女。操完后的A妇女一直躺在我的怀里
颤抖。而哥们那边也结束了。就这样。这对母女这一个平静的夜晚,均被插到了
高潮。
  哥们和B妹子离开了708.而我又操了A妇女一次才放了她回去。
  我记得还有一个夜晚,我在夜班那个哥们的床上正在被 A妇女口交着,而那
个哥们突然回来拿东西,然后他尴尬的离开了。
  故事到这里就差不多,同样的情节大同小异。没多久那个 B妹子被我哥们玩
腻了,分手了。而这个 A妇女还时不时和我开房操逼,我也是嫌肛门太脏,就没
有三度开发她。有一次操着操着她老公打电话来,最过瘾就是那一次,我就没有
停过,她憋得快受不了,我又把鸡巴塞她嘴里。弄得她一直骂我。
  后来手机丢了,就这样,把这个被我玩弄了半年的炮友丢了,可惜了。
(全文完)